要说广东的漂流资源好,不如说广东人有旅游开发的商业头脑,一直是“敢为天下先”,一直是“慧眼识金”,看到河道想到开发漂流,看到瀑布想到开发“溯溪”等等,但省外的漂流资源更为丰硕,河道宽阔,或是大气磅礴,或是平缓柔情。在广东“水友”们眼中最负盛名的漂流,自然是最近距离的阳朔遇龙河上的竹筏漂流。

  说起这趟阳朔的蜜月游,林旭谈兴甚浓。选择住在遇龙河边上的“河畔度假酒店”,就是为了能重温“遇龙河竹筏漂流”。或许是老掉牙的故事,也或许是艳遇使然,又或许真是三世轮回,当年他们就在遇龙河上的竹筏偶然遇见的。于是,每年的“相逢纪念日”都尽可能地旧地重游,旧事重温。

  在林旭的回忆里,遇龙河的竹筏漂流并不刺激,但丰水期时漂流,每次经过几个坝的时候,还是能溅起很大的水花,能惊起几声尖叫,乃至码头上总有大妈追着你买“背心袋”,说是要将鞋子包起来,以防弄湿了鞋子。

  竹筏漂流不以刺激取胜,却以无敌美景取悦这对有情人,尤其是在“河畔酒店”的青厄渡口处之景色,最为迷人。这可不是吹嘘,这是徐悲鸿大师当年取景的地方,远处青山、近处古渡口,凤尾竹的倒影在水面上依依,那一幅名画《青厄渡》现还在北京故宫博物馆里珍藏 着 。而 我 们 却有幸,能亲临现场,人宛如入画随行。在竹筏上看古渡口是旁观者的视觉,而在酒店“古渡吧”上闲坐聊天,那又是另外一番情怀。

  所以,年复一年的漂流,在他们看来,永远不会乏味,反而如徐悲鸿画作一样,大有升值空间。后来,林旭在与当地人聊天的时候才知晓,原来遇龙河边,也是徐悲鸿与廖静文的定情地,他当年还在《南游杂感》中写道:“山光荡漾,明媚如画,此乃人间仙境也!”于是,这又多了一条他向朋友“吹嘘”的谈资:原来他们有着与徐悲鸿大师相同的“艳遇”和慧眼。

  今年,林旭夫妇俩还多了一项活动,参加了酒店免费的“横渡遇龙河”活动,相对于竹筏漂流的“竖渡遇龙河 ”来说,“横渡”的野趣更浓郁。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他们先是横过一道水坝,蹚河涉水到遇龙河的对岸。穿过田野,走进山里的溶洞,那是一片未开发的山洞,走入其中,才能体会到什么叫“别有洞天”,原来里面有钟乳石、蝙蝠等,很有探险的味道。返程经过酒店的农场,居然还可以自己摘菜,据说是完全没用化肥、农药的蔬菜,带回酒店后,大厨亲自加工、上桌。竹筏漂流、横渡遇龙河、为爱人亲手摘蔬菜,这趟蜜月游堪称完美。

恩恩。。。我也想去

TOP